一分赛车官网:你不知道的YouTube对2-5岁婴幼儿的影响 Featured

Monday, 15 October 2018 10:23 Edit by  加广新闻 Published in 基础教育

YouTube对社会影响不仅仅限于年轻人,更深刻的影响可能是现在YouTube已经成为婴幼儿主要学习来源。

你可以看到一个2、3岁的幼儿一遍又一遍地不停地观看不断重复的英文儿歌(Nursery Songs),而且他们兴趣盎然,手舞足蹈。从成年人的角度来看,这些儿歌幼稚、简单,视频动画制作粗糙,而且略带着一些印度口音。

CHU CHU TV一个儿歌频道已经积累了190亿的点击量,而闻名天下的“ Sesame Street(芝麻街)”一共有50亿点击。CHU CHU TV的订阅用户是1千9百万,芝麻街的订阅用户是4百万...CHU CHU TV是一家以印度为基地的,专门为YouTube定制的儿童动画公司。它的用户主要来自印度、美国和加拿大等英语国家。从某种意义上说,CHU CHU TV通过为YouTube儿童定制的“低质”儿童动画成功打败了迪斯尼、芝麻街等西方大牌动画公司。

这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会这么发生?以及对孩子的影响有哪些?...

带着这些问题,《 The Atlantic(大西洋杂志)》的记者 ALEXIS C. MADRIGAL,他同时也是热爱看这些动画儿歌的孩子的父亲,走访了CHU CHU TV在印度南方孟加拉湾畔金奈的总部,会见了CHU CHU TV的 CEO vinoth Chandar。“我们想成为下一个迪斯尼” - CHU CHU TV 的 CEO vinoth Chandar

最热幼儿卡通印度造

拥有1千9百万注册用户的CHU CHU TV最初是一位印度父亲的无心之作,一首毫无特色的印度儿歌《胖嘟嘟的脸颊》再配上家庭制作的动画,但2013年它一被放上Youtube就在几周内,它有30万次浏览。CHU CHU TV的 CEO vinoth Chandar在向《大西洋杂志》的记者ALEXIS C. MADRIGAL讲述了他进入儿童动画领域的奇妙经历。

随后,Chandar制作并上传了另一个视频并上传到YouTube,基于“一闪,一闪,小星星”这首全世界儿童都知道的儿歌。仅仅发布了两个视频后,他的频道就有5000名订户。

YouTube上的一个人伸出援助之手,正如Chandar记得的那样,他说,“你们正在用你们的内容做一些神奇的事情。“随后Chandar和他的几个朋友在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金奈成立了一家公司,雇佣了一些动画师,并开始每月发布一段视频。钱德尔对《大西洋杂志》的记者ALEXIS说,现在他的目标是 “我们想成为下一个迪斯尼”“如果孩子们习惯了所有疯狂的、分散注意力的、多余的视觉运动,那么他们可能会开始要求保持注意力。” -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者和故事叙述研究中心的联合主任科琳·拉索·约翰逊

看似无害,实际上呢?

在父母眼里,幼儿孩子不断观看的不过是些无害的儿歌,只是制作粗略了些而已,但是处于5岁之下的幼儿是学习和建立价值观最重要的阶段,曾经这种影响来自电视,现在主要来自网络,或者说Youtube。为了探索这个问题,ALEXIS找到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者和故事叙述研究中心的联合主任科琳·拉索·约翰逊。约翰逊在儿童媒体领域从事博士阶段研究,并担任制作儿童节目的工作室的顾问。

记者给约翰逊看了CHU CHU TV 生产的《约翰尼·约翰尼是爸爸》和其他一些视频。科琳·拉索·约翰逊的回答很简单:“明亮的灯光,外来的元素,更快的节奏。所有的运动都有可能分散孩子们对视频可能做的任何教育工作的注意力”。约翰逊说,为了让孩子们有最好的机会从视频中学习,视频必须慢慢展开,就像一本书读给孩子听一样。“更平静、节奏更慢、分散注意力的视频对年幼的孩子更有效,”她说,对两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与人类及其实际环境的丰富互动。相对于娱乐和消磨时间,年长的幼儿能够从视频中获得真正有教育意义的东西。

儿童节目发展历史

50年前,正是由于电视对儿童(幼儿)的负面影响力越来越大,福特基金会、纽约卡内基公司和美国政府的资助,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儿童电视工作室—儿童电视工作室诞生了。在一群教育专家和提线木偶创造者吉姆·汉森的帮助下,它创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东西—芝麻街。演员阵容完整的,背景是低收入城市。该节目最终在全美公共电视上播出。

20世纪90年代和2000年代,针对儿童的有线电视频道有所增长。随着无处不在的商品交易和商业内容的兴起,像迪斯尼、特纳和维亚康姆这样强大的美国媒体公司想出了如何从年幼的孩子身上赚钱。他们分别创建了迪士尼频道、卡通网络,Nickelodeon...

YouTube上的一些儿童视频是病态的,或看起来像是一个个关键词的堆砌 : 童谣、惊喜鸡蛋、手指家庭、学习颜色...

国际化的娱乐无边界

实际上,在西方父母不知不觉之中,一些不可预测和疯狂的事情正在发生:美国对儿童娱乐的控制即将结束。

CHU CHU不过是YouTube上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儿童媒体品牌中最大的一个:伦敦的小宝宝游民(Little Baby Bum),莫斯科的动物工作室(Animaccord),班加罗尔的视频站(Videogyan),迪拜的十亿个惊喜玩具(Billion Surprise Toys ),特拉维夫的图图电视(TuTiTu TV ),以及罗马尼亚与摩尔多瓦边境的城镇iaeéI的loolo儿童(LooLoo Kids )。

新的儿童媒体看起来不像我们成年人所期待的那样。他们精力旺盛,廉价,怪异,多文化。YouTube为年幼的孩子提供的内容是一个混杂的东西,一场垃圾+火灾,一场创造力的爆炸。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不受监管的数据驱动的吸引幼儿注意力的方式,正如我们在其他社交媒体上看到的,它的影响可能比你最初想象的更深更广。

YouTube的监管责任

到目前为止,YouTube一直以服务条款来为自己辩护。YouTube对此似乎没有任何迫在眉睫的监管解决方案。总的来说,YouTube自我调节。YouTube声称的最大努力是它为儿童专门制作了“Kids’ YouTube”App(YouTube儿童应用)。但到目前为止,使用YouTube儿童应用的人非常有限,YouTube儿童每周有1400万的观众。和YouTube主要的App相比,还是非常有限。大部分孩子还是和成人一起使用YouTube App。

YouTube知道家庭一起看视频。“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内容可以在我们的YouTube主网站上,也可以在我们的YouTube儿童应用程序上找到。”

 解决方案?

幼儿的YouTube视频问题也许存在更好或更完善的解决方案。如果儿童电视的历史告诉我们什么,那就是市场本身不会为儿童带来最好的结果。新一代儿童视频的前驱出现在YouTube上来推动新世界文化的变革,就像的早期儿童电视那样。在全球文化融合和网络复杂因素下,并非所有这些文化影响都来自西方世界。

这些符合网络或YouTube时代的儿童节目先驱来自世界各地,也许来自印度,也许来自中国,也许来自罗马尼亚。他们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深入到幼儿的心里。新一代孩子的成长注定会不同,会在出其不意的地方给父母大大的惊奇。